梁鈜傑照片

頂埔集蘭社

梁鈜傑

資料來源
文化銀行、頂埔集蘭社
電       話
0903-597-793
電子郵件
官方網站
臉書

梁鈜傑的故事

「攬北管攏叫自己『子弟團』」梁鋐傑和我們分享,宜蘭是全台灣北管樂密集度最高的一個地方,也因此北管樂可說是宜蘭在地的文化精神,足以代表整個蘭陽的傳統文化及歷史意義。

學習北管樂多年的他,對於傳統文化沒落心有不甘的他,自從理解到自己家鄉的庄頭子弟團已不如往昔繁華後,便毅然決然投入復興傳統文化的行列。在那年國中畢業的暑假,同學們還在玩樂的同時,梁鋐傑加入頂埔集蘭社,相邀師長及好友,開始了他與北管樂的人生旅程。

梁鋐傑表示宜蘭地區大約有一百三十到一百四十間左右的北管子弟團,這是他當初和蘭陽博物館合作,對宜蘭北管進行大約一年的普查的數字。然而今非昔比,縱使身邊有著良好的北管學習資源,子弟團卻並不如往昔般的熱鬧及盛大,令他覺得十分可惜。

由於時代背景的不同,梁鋐傑說北管的練習可說是一波三折,他苦笑說北管吹奏時的音量相較其他樂器抗昂許多,因此在尋找練習的場地時多了許多限制,從原本的頂埔社區活動中心遷移到竹安河口的噶瑪蘭救難協會,也是多虧了邱坤養老師的幫忙,如今才使團隊有固定的場地練習,因此十分的感謝老師。

「其實『子弟』所涵蓋的層面很廣,包含著音樂、雕刻、刺繡等傳統工藝的存在。」梁鋐傑說宜蘭還有許多他所珍視的傳統文化和慶典,大仙尪仔、跳過火、放水燈、搶孤、子弟團、歌仔戲皆是他從不缺席的活動。梁鋐傑和我們解釋,以前人們藉由這些活動做為休閒娛樂,後來逐漸演變成在廟會慶典上展現的一種傳統文化。他笑著說大仙尪仔和子弟團是最能展現傳統工藝的精髓的文化,尤其是大仙尪仔的服飾、竹架和頭桶等,整個身體都可以說是一件藝術品。

當問及梁鋐傑如何在課業與北管的練習上做平衡時,他告訴我們自己當初選擇多媒體設計科就讀是希望能學以致用,自己在課業上會維持一定的水準,但在課餘方面,他則是全心意的投入北管練習中,同時將上課所學到的拍照及攝影的技巧應用其中,紀錄並留下屬於梁鋐傑自己的人生相簿。

北管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學習,梁鋐傑說北管的練習從工尺譜開始,工尺譜其實是源自唐朝的傳統記譜,雖然現在很多人會將樂譜翻譯成五線譜、簡譜等樣式,然而梁鋐傑認為缺少了傳統的味道,因此自己仍然以閱讀工尺譜為主。

除了持續練習北管樂器外,梁鋐傑也不斷的充實自己,選擇進入佛光大學文化資產系就讀,期許自己能在自己的專業上有所長進,將來也計畫涉略刺繡的傳統手工藝。

他說未來倘若有機會,他期許北管樂能成為現代蘭陽文化的一部份,同時也盼望將整個傳統文化、音樂等帶入校園課程內,讓我們的蘭陽子弟們能更加認識自己家鄉的文化,從傳統文化走向日常,成為人人生活中的一部份。

曾經家人也不放心過,擔心孤身奮戰的他是否有這樣的決心,是否能在屬於自己的路上長久、穩健地走下去;然而如今接受我們訪談的是一位青少年,卻熟識比自己年長許多的蘭陽文化,身兼傳承重任、滿腔熱血的頂埔集蘭社社長-梁鋐傑。北管少年,人如其名,深愛著蘭陽文化,是一位將傳統北管、子弟團納入自己生活中的一名蘭陽子弟。

文化銀行報導:文/金永純 圖/頂埔集蘭社提供  責任編輯/邵璦婷

清中葉年間,蘭陽地區的北管子弟團分為西皮、福祿兩派音樂系統,因唱腔、樂器及信仰的差異,相互嫉視而釀成職業團體械鬥,是台灣開發史上十分特殊的案例。延伸至日治時期,政府為招攬民心,鼓勵北管社團成立,當時每個庄頭都有一團,砸錢拼場拼熱鬧,北管之勢如日中天。

然而因為時代的變遷、現代人娛樂形式的演進,北管文化式微,正面臨重大斷層。在頭城,已看不到真正傳統編制的北管,各軒社更要互相調人力,才能湊齊一團。

今年十六歲的梁鈜傑,不忍心看家鄉的北管文化就此沒落,號召大家,重振在頭城超過五十年歷史的頂埔集蘭社,傳承北管「憨子弟」的精神。

擁有四、五十年歷史的繡類彩牌    圖片來源:頂埔集蘭社

梁鈜傑從小接觸各式廟會活動,也曾跳過幾年的陣頭,有感傳統文化消失的速度之快,他便下定決心要復興集蘭社,讓庄頭的文化得以傳承。

談起復興北管軒社,他所顯露的決絕與熱情,讓人完全忘記他年僅十六歲。一開始,梁鈜傑從自己的好友群裡開始召集,為集蘭社招募到七名年輕社員,並找了頂埔頂蘭社的邱坤養老師和下埔協蘭社的劉建旺老師,教授社員吹奏樂器。

今年一月,梁鈜傑帶領著集蘭社的社員,在頭城重啟了已消失數十年的新年踩街。為了找回熱鬧的氣氛,幾個年輕人親自跑公文、印製海報、宣傳、召集人員,在大年初四的時候沿著頭城市區沿路吹奏,重現過去北管軒社新年迎春迎鬧熱的傳統。談及當時熱鬧的情景,梁鈜傑也不禁笑道「這樣,應該算是憨子弟了吧!」

集蘭社迎春踩街場景。 圖片來源:頂埔集蘭社

聊及學藝的過程,梁鈜傑特別感謝頂埔頂蘭社的邱坤養老師。有些年長一輩會因梁鈜傑年輕、資歷淺而對他的抱負及能耐有所質疑,打從一開始便不看好他。然而,阿養老師卻自願撥出時間教導在地的孩子吹奏嗩吶,並積極的關心這群青澀但熱血的少年仔。最一開始,集蘭社沒有可以固定練習的地方,從社區活動中心遷移到庄頭的廟宇,後來也是靠著阿養老師租借了噶瑪蘭救難協會的場地,才讓他們有一席容身之處能夠練習。

梁鈜傑和我們分享,吹奏嗩吶第一步是學會看懂傳統的工尺譜。工尺譜是源自唐朝,漢人文化圈特有的記譜法,現今為求方便,學習國樂都改成簡譜,只有傳統戲曲的學習者還會使用工尺譜來演唱或記譜。而每個嗩吶樂手,都有一盒吹嘴。因為出陣時不能保證品質,搞不好濕掉、破掉,會影響音質,所以要準備一盒備用。「現在沒人會綁吹嘴了,外面賣也要一顆一百塊,根本是詐騙集團!」梁鈜傑一邊笑道,一邊跟我們分享他隨身攜帶的吹嘴。

因為練習時間少又不固定,梁鈜傑也會自己上YOUTUBE找北管影片自學,不僅僅學習嗩吶,各種樂器他都會學個基礎。若是沒有老師指導的自主練習時段,他也會教導新進的社員,從基本功練起,希望新一代的軒社勤能補拙。

梁鈜傑帶領新一代的集蘭社社員,承前啟後,讓古老的樂曲能夠永續傳唱。 圖片來源:取自頂埔集蘭社